重读《集装箱改变世界》:创新之痛

作者:宗瑞兴,云思科技创始人

好久没写和业务没有直接关系的文字。这篇短文写完已经有一段时间,端午节有些时间再编辑一下发出来。

清明假期有时间重读了半本《集装箱改变世界》。这是一个典型的新技术冲击老产业的故事, 集装箱这种机械技术对运输产业的冲击, 如同互联网对现在各个行业的冲击一样, 充满了异想天开, 冒险和冲突。创新一定是效率驱动的, 最终的结果是高效替代低效, 但这个过程是充满了痛苦, 对变革者和被变革者都如是。看完的几点感受:

 

1, 即使老产业再不堪, 面对创新也一定拼死抵抗

在当时, 码头工人的工作不仅劳累,而且危险。码头工人的工伤率是建筑业的3倍, 制造业的8倍。但对于这种工作, 码头工人, 特别是年龄相对较大的码头工人并无其他谋生技能。很多工人世代靠此谋生, 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 又从精神层面在维护这传统。集装箱对码头工人工作的替代作用是巨大的。因此, 技术所创造的看起来”美”的东西遇到”不美”的传统, 遇到抵抗几乎是必然的。

码头行业协会为了保证工人的工作时长和工资, 甚至要求将集装箱里的货物在码头卸下来再装进去。传统势力关注的是利益而非效率。

 

2, 创新的核心并非技术, 而是将技术产业化并创造新价值

在马尔科姆.麦克莱恩将集装箱产业化之前, 早已经有了多种集装箱的雏形和尝试。集装箱在那时候并不是什么高新技术。很多评论者经常会说:”这不就是***么, 多少年前就有了。” 这种评论是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口水。

我们必须要把科学, 技术和创新三者分开来看。创新是用心的方法, 技术, 商业模式解决问题, 创造价值。可能会应用非常多种新老技术, 同样, 一种技术可能应用于多种创新。所以, 不要用技术水平来评判一个创新的好坏。

 

3, 创新来自于边缘人

实质性推动集装箱产业化的马尔科姆.麦克莱恩是航运行业的门外汉, 而正因为他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 才有可能用另外的思路, 且不被这个行业的文化, 规矩所限制。但他又是和这个行业有关系的, 他是做汽车运输起家, 理解运输产业, 同时有大量的运输客户和需求。

因此, 完全不懂某个行业, 或者浸入行业太深, 也许都不太容易变革这个行业。变革者更容易来自于这个行业的跨界边缘人。

 

4, 冒险

马尔科姆.麦克莱恩从汽车运输跨入航运业,大量负债,和政府和行业协会打擦边球。很多次冒险当时运气差一点公司可能就会破产。

只有那种敢冒险的人才可能推动创新的发生,而且他们大部分会失败,我们看到的只是那些幸运尔。但世界就是被这些冒险者所改变。

 

5, 商业运营和创新

提起来创新首选想到的是现金的技术, 优质的产品. 但是这种创新需要在一个企业内进行运作, 这个公司死了, 一切都白谈。因此创业者必须同时也是”商人”。

麦克莱恩在企业运作中极度关注现金流, 关注成本和财务创新。 他的汽车运输公司的司机会根据汽车载重和目的地而得到路线和加油指令; 让老司机带新司机, 老司机的奖金和新司机的事故率挂钩。通过这些手段大幅度降低运营成本。他巧妙的金融手段, 用1万美元取得了全国最大轮船公司的控制权, 可以说是第一例融资收购的案例。

 

6, 环境和产业链

创新不会独立存在,他要打破产业上的某个环节的旧有模式,同时必须要对接产业链上下游才能够让效率提升起来。比如在集装箱的这个案例中,仅仅把集装箱发明出来是不够的,还要制造适合运输集装箱的船只、改造港口、开发集装箱装卸工具,甚至公路、铁路运输、桥梁、隧道都要有所变化才能将集装箱的价值充分发挥。

而这种对环境和产业链的改造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耐心和推动工作,有些产品很好,但公司熬不过去这个漫长的适应过程。

 

7, 标准化

当大量公司开始使用集装箱进行运输的时候,标准化称为阻碍其发展的障碍。集装箱规格五花八门,会阻碍集装箱运输效率的提升。美国政府部门出头,指定规则,并通过补贴等手段将集装箱规格标准化。在数字化时代,如果行业所遵从的标准,其效率也无法有效提升。

 

8, 时间

时间能说明一切,但不会是一两年那么快。对于一个突破性的创新,也不一定能够在2,3年里面突飞猛进,很多时候需要5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持续变革;当变革发生了以后几乎就是势不可挡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纽约港就开始运送集装箱,但在1963-1964年,非集装箱业务仍旧是主流,但是曼哈顿的雇主们雇佣了140万人次的劳动力;1967-1968年雇佣人次不到100万次;1970-1971年35万次;1975-1976不到13万次。12年里码头就业机会锐减91%。

 

9,未来在别处

港口运输曾经是纽约的支柱产业,而且由于运输成本高,很多制造行业也尽量把厂子开到港口附近。集装箱运输发展起来后,纽约港不适合集装箱装运,被其他港口所替代;码头工人失去工作;由于运输成本的下降,工厂开到成本更低的内陆地区。

但是现在的纽约在世界上亮眼,并不是因为其挽留住一部分航运业务。以前的很多港口和仓库被改造成娱乐场所;纽约发展成全球的金融中心之一。有时候被颠覆者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也许即时承认失败,快速找到定位才是明智选择。

现在走在创新和创业的路上,痛并快乐着。假以时日,结果自然浮现。当可以静下来的时候回头看这些日子,必将怀念这个过程中的行动、思考、焦虑和成就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