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数据户外 | 当今最成功的的企业都是数据驱动的

来源:oohtoday.com

编译:营销理性派

Abraxas技术公司的客座撰稿人Aaron Tao最近发表了一篇发人深省的文章《当今最优秀的企业都是数据驱动的》。Aaron的基本观点是,“营销人员和广告主在增加广告支出之前需要明确一个数据指标,即哪些广告牌在为他们的广告活动产生效果,具体说来,该数据需要显示出从看到广告牌到客户到店的转化数据。”

那么,户外广告和收入增长的关键真的取决于数据吗?该数据指标真的是行业指数型增长的制胜法宝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只是这个进程还需要时间、技术、观念等的逐渐转变。Aaron Tao是一个数据狂人和产品营销人员,他一直惊诧于数据所能揭示的信息,app主要用来娱乐,但关键时刻也能有挽救生命的潜力。Twitter的数据可以预测流感的爆发。Facebook的数据可以以惊人的准确度预测出人与人之前关系变好或破裂的可能性。

继续阅读

特色文章

美国三星电子CMO谈营销策略:勇于创新,不要惧怕技术和大数据

来源:adexchanger.com

编译:营销理性派

从2015年起,国产手机迅速崛起,三星中国市场就开始走向衰落, 但是在欧美地区,三星手机依旧是销量之王,称霸着很多国家的手机市场。adexchanger采访到美国三星电子的CMO Marc Mathieu,就数据、技术、营销角色等问题做了访谈,以下是采访全文。

美国三星电子的首席营销官Marc Mathieu定位他的工作不仅仅是销售产品,而是营销一种生活方式。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手表、智能家电、相机和健康应用,三星营销的目的是展示该品牌的产品和功能如何融入人们的生活,让生活更加美好。

Mathieu告诉adexchanger。“当今世界超级用户很重要,我们需要提供创建、分享和体验数字内容的产品,为他们服务并帮助他们成长。”

“我们仍然依赖机构的创意,”他说,“但是在日常生活场景中推广我们的产品应用至关重要,我们也必须引入新的创意和思想。”

Mathieu与adexchanger讨论了三星的营销策略。

继续阅读

特色文章

Smart Case:“919乐迷狂欢夜”植入营销效果评估

 

<背景>

9月19日晚至次日凌晨,乐视视频和江苏卫视联合推出的“919乐迷狂欢夜”晚会汇集了众多娱乐及体育明星同台亮相。获得颇高的收视和网络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晚会中还深度植入了两家乐视外部的品牌“金色家园网”“每克拉美”。这样的电商节日营销背景的大型晚会,对于外部品牌的植入营销效果究竟如何?客户希望通过调研快速了解。 继续阅读

营销的焦虑:碎片加剧,裂变受阻,2019下半年如何有效营销?

来源:寻空的营销启示录

进入2019年,营销似乎迎来近几年的最大一次危局,对于品牌方来说,经济动力不足导致预期收入下降,营销预算大幅缩减,对于媒体、代理方来说,品牌方的营销预算缩减直接影响了自己的收入,总之,甲乙方都越来越不好过。

CTR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广告市场整体下滑11.2%,传统媒体下滑更为严重,同比降幅达到16.2%,具体分类来看,除了电梯、影院媒介实现同比小幅增长外,其他媒介投放全部下滑,连代表未来广告投放趋势的互联网广告都下滑了5.6%,这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继续阅读

营销,到了告别粗放,走向精益的时候

来源:寻空的营销启示录

不少营销人在今年都有一个感觉,增长黑客作为一项技能越来越多地侵蚀了市场营销的的生存空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从工业时代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在工业时代,企业的核心目标是制造和销售商品,这其中市场营销发挥着巨大作用。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核心目标是增长,相对来说,它的重心更倾向于用户增长,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用户数量是决定其能走多远的基础,尤其对于新创企业,这里面产品运营就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增长黑客当然属于运营的手段。

增长黑客的核心就是利用产品、数据、技术、营销等手段相对科学和可见地促进产品或销售的增长,虽然它在近几年才开始兴起,但其实它脱胎于更早的精益创业概念,黑客增长和精益创业是什么关系?如果说增长黑客是战术级的话,那么精益创业是战略级的,因此本文主要针对战略级的精益创业来阐述。

精益创业的思想最早来源于布莱克2005年出版的《四步创业法》,他的学生埃里克·莱斯在创业时多次受其启发,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精益创业”的概念,2011年埃里克·莱斯出版《精益创业》一书,让精益创业第一次得到了体系化的阐释。注意时间——2011年世界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世界,而精益创业的概念是更符合这个时代的企业成长思维。

即便你不太了解精益创业,也能够顾名思义猜出精益创业的大概意思是科学、精细、高效益地创业。多年来,广告、营销行业一直是作为相对不科学、粗暴、低效率的推广方式,它缺乏精益思维。

继续阅读

为什么品牌广告那么多年了也没多大变化?

文|宗瑞兴,云思科技CEO

Smart Insights公司今年四月发布的一篇文章(作者Dave Chaffey)中引用了几个数据,数据表明数字化广告的点击率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Google-Doubleclick监测的广告点击率在2010年10月小于0.1%,2016年2月点击率接近0.3%。(见图一)Facebook全球的广告点击率从2017Q1的1.65%增加到2018年Q1的1.8%,其中电商类点击率从1.85%增加到2.98%,增幅达到61%。

然而,这两类广告主要是所谓的“效果广告”,google-doubleclick的广告形式以banner为主,facebook则是信息流广告。

继续阅读

中国美妆消费者购买习惯与需求洞察白皮书

日前,凯度消费者指数与淘美妆商友会联合发布的《中国美妆消费者购买习惯与需求洞察白皮书》(简称美妆白皮书)研究发现,15-34岁年轻女性消费者在美妆上的消费能力不容忽视。在2019年中国美妆市场中,15-34岁女性购买美妆产品的销售额占比已经过半。且在美妆产品的人均花费,及购买子品类的数量均已超过35-54岁女性。

同时,她们的美妆消费行为越来越分散。《美妆白皮书》研究发现,其购买美妆产品的频次及品牌数量都在逐年递增。2019年,她们平均一年会购买8.6次美妆产品,及5.8个美妆品牌。在渠道方面,15-34岁女性消费者平均会在3.1个渠道内购买美妆产品。其中有66%的消费者会选择线上消费,线上销额占据整体的56%,并且增速远远大于线下。
继续阅读

2019年抖音高活跃群体研究报告

来源:商业算数中心

日前,巨量引擎商业算数中心出品最新发布《2019年抖音高活跃群体研究报告》报告。报告显示,抖音平台上有近四成高活跃群体,是抖音社区的引领者。TA们以 8090 后为主,是消费的主力军;男女相当,超高活跃群体更女性化;非一线超七成,但一线渗透率远超全国平均水平。这些高度活跃的群体每天深度观看视频并参与互动。TA们更早进入活跃时段,早八点活跃度即达到整体用户的高峰水平。

TA们喜欢与他人深度互动,月度评论率超过八成。TA们不吝惜对于视频的喜爱,点赞量明显提升。TA们人均关注用户量达235个,偏爱旅游、母婴、美食、美妆等达人。TA们超六成用户是抖音视频创作者,日均发布量是整体的 1.5 倍。高活跃群体不再是围观者,TA 们也是内容创作的引领者。TA们中女性更乐意发布视频,超高活跃用户中女性有90%发布过视频。

继续阅读

品牌如何摆脱与用户之间的乏味(买卖)关系

来源:宇见(yujianyingxiao)

在发现营销理论的“交互”环节,我们曾提出过与用户进行沟通、互动并建立用户关系的“4件最重要的事”,它们分别是:

  1. 建立并优化沟通触点

  2. 提升品牌的可沟通性

  3. 进行差异化沟通

  4. 让用户参与营销

今天要和大家探讨的是其中的第四件事。

在品牌的“交互”工作当中,在大多数时候,“让用户参与营销”或许并不是一件最紧迫的事(例如与建立沟通触点相比),也未必是最重要的事(例如与提升品牌的可沟通性相比);但是让用户参与营销,却是一件对品牌来说非常有意义的事。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应该看到,品牌本来就是作为一种需求满足现象,以一个“问题解决者”的姿态出现在世界上的。

这时候,星巴克成了避免人们沉溺于“点赞之交”的一项提示;MINI委婉地表达着对千篇一律的抗议;可口可乐被作为一条快乐的信息传递;而耐克则被视为对更好自己的憧憬。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在很多时候,品牌就像一支断了线的风筝,经常感知不到自己与用户的情感联系,也从不向人们发出参与自己事业的邀请。

从这个角度看,让用户参与营销体现了我们对未来“交互”工作的期待,那就是品牌应该尽可能地让用户感受到自己的使命,邀请用户参与到自己的事业中来,通过一起去创造价值、传递价值,做更多对顾客有益,对大众有利的事,从而超越出“买与卖”这种令人乏味的利益关系,而发展出更有意义的新型用户关系。

继续阅读

互联网消费时代,企业的唯一使命是变消费者为用户

文章来源:公众号寻空的营销启示录

一个1980年的可口可乐消费者和一个今天的淘宝用户之间有什么区别?

1980年,大部分可口可乐的消费者在购买一瓶可乐之后,就不会再跟品牌有直接的关系,他们与品牌下一次发生关系的时间是他们再次购买可乐之时。

今天的淘宝用户呢?他们在平台上购买一次产品后,还会时不时登录逛一逛,看看系统给自己推荐可能感兴趣的商品,有时去签个到领一些金币,有时看看短视频、直播,还有可能在关联的支付宝上理财、消费、收集能量等等。他们与品牌发生的关系是长久的、多维的。

我将互联网时代之前的时代称为传统消费者时代,之后的时代称为互联网消费时代。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可口可乐所处的传统消费时代,品牌的主要目标是制造产品售卖给消费者,而淘宝所处的互联网消费时代,品牌的主要目标是运营用户,创造长久价值。

继续阅读

从《得到》到天猫 – 一个《得到》“带货”能力的实际案例分析

文/宗瑞兴,云思科技CEO

周末在《得到》上买了《跟华彬学品牌营销》的音频课程,其中一讲介绍了名叫《很久很久以前 -以神话原型打造深植人心的品牌》的书。到京东和淘宝上搜了一下,发现一些蛮有意思的数据。 

1. 这本书是2003年出版的,应该已经绝版了。

2. 淘宝上看到有54个卖家,价格在16-55元之间之间,大部分20元左右。估计大多是影印本(有些注明,有些在评论中有提到)。 

3. 京东上有25个卖家,评论数全部为0。假设销售也是0。京东上销售的大部分是二手旧书,价格超过300,少部分几十块钱的影印本。我估计二手旧书的高价把用户吓跑了,这次就不分析京东。

4. 从淘宝的成交(收货数量)情况看,54个卖家中11个有成交,总成交数量214本。排名前10%(前5家)的总成交量为196本,占总成交量的92%。 

继续阅读